whistleblow

佐鼬

佐鼬-监禁3-完结

前文见日志(都健在,未屏蔽)

鼬平静地审视镜子里的高挑丽人,暗自寻找曾作为男性的痕迹。他微微抬起下颚,指腹移向喉间,感受尚未消失的弧度。它本来就并不明显,他的第二性征从不具备很多一般所认为的侵略性。鼬闭眼思索,似乎稍感安慰。

“不是我谦虚,全程只做了必要的雕琢。”佐助来到一旁,按耐着激动,以一种纯真的邪恶口吻赞叹道,“素材过于完美,匠人的手艺反而显得次要了。换作其他男性的躯体,则需要更多有创操作,也就不会像你一样恢复得如此迅速。”

“复杂问题简单化,”鼬仍直视前方,仿佛一贯的高高在上,“你学得很好。”

“我不是你的一助了!”佐助闯入鼬的视线,鼻尖对鼻尖,气息颤抖起来,“不过我会毕生感谢...

【佐鼬】青鸟 abo 17

17.
决定回来,是想给所有人一个结果。不过现在,决定权好像不在自己了。看到山下人头攒动,训练有素的西装守卫排起密集的关卡,鼬不假思索地掉头。包围圈缩小是迟早的,但是不甘心就这么下去自投罗网。

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,鼬回到场馆附近,远远看到工作人员在回收玫瑰,几个卖花的“同行”被找了出来。那么,自己乔装的形貌特征估计也被掌握了。

玫瑰花吗……一瞬间,仿佛有命运的藤曼萦绕上来,心被勒紧了。鼬倦怠又略微心安理得地,打消了脑中逐渐成型的几个难度颇高的脱逃计划。

当他鼓起迎接命运的觉悟,一边瞻仰这座华美而宏伟的椭圆建筑,一边束手就擒时,竟十分幸运地,漫步完一整周。看来越躲避什么,什么就会来临。越等待什么,什么...

【佐鼬】青鸟 abo 16

16.
镜接手了志村晕迷撂下的那部分职责,止水工作量倍增,都是些机密的对外援军任务。第三世界的战乱和饥荒从不间断,锤炼也消磨最坚强的意志。这次走了有三个月,止水推开木屋的门,劳累的身心放松了。从不回木叶更舒适的寓所,那儿没有俯首书案的安详身影,也没有熟悉的气息——淡了很多,却更为恒常,使人舒心,一如默默燃烧的壁炉,干燥温暖了冬季的室内。

“家”的错觉却使自己渐渐盼望顺利退休,或者转业。变得有点软弱了。实在是不妙。

“还没睡?”

厚领子里的脑袋一惊回转,薄薄的镜片映出来人不断放大的瞠目表情,鼻梁一轻。

“近视了?”止水横着镜片研究起曲率,度数不深,不过是老花镜,“你才29岁……”

“大概是遗传。”...

前情提要



@Rkiii鼬不足 灵魂画师来开灯了,问你害怕没,嘻嘻

P1是浴室play,由图可见,挤!没尽兴,不多解说了。转战炕上终于腾开了,就采用了经典传教式姿势,见P2(棉被透视版),村长喊啊抓啊合不拢腿,他弟越听越得劲儿,说还要老汉推车观音坐莲,臊得村长脸上烧得嗳(还好天瞎黑),身下弟弟捣着,心上小鹿撞着,赶忙用舌头去堵他弟的嘴,于是又被办了两三回。

事情出了之后,村长是有觉悟滴,日夜防着他叔这个大喇叭,心一黑把鱼塘的帐推给村会计(幸好老卡不差钱)。一段时间过去,村里没动静,村长就放心地跟他弟一夜两三回。某天村长溜达到村口,大妹子看自己的眼神儿咋比以往更不对了,只听她双目放...

【佐鼬】乡村爱情故事(下)

佐助走出一段,折身去了村口,把补齐数的鸡蛋搁在泉家窗台上,犹豫该不该就这么走了,恰好阿泉端着铺了咸肉的簸箕推门出来,见到鸡蛋,倒没说什么,满脸笑地招呼佐助进来吃碗点心。佐助推说还有事的。花棉袄后脚就撂下一句热情的,“客气啥,快得很,水就滚了哩。”


佐助坐在屋里转着脑袋瞅了一圈,搞卫生方面,算是打平了。吃了一口端上的热馄饨,脸上阴了一层。阿泉琢磨她包的馄饨没见人不吃得吞掉舌头的,竟能不合口味,转身又上了盘甜的。也是一道糯米食,佐助眼睛警醒地一亮,夹一块塞嘴里,嚼巴嚼巴腮帮子酸,大概是梗米掺多了或者没蒸透,心里镇定下来,自己还是略胜一筹的。


“那什么,大姐……”...

【佐鼬】乡村爱情故事(上)

*各位同好鸡年吉祥!这个算是贺岁文,争取假期结束前完结。中国农村风的OOC,非常村w,肯定有人不习惯的w,看一两段也明白了,其他雷点,我觉得没有(大言不惭)

*出场人物还有带土,卡卡西


木叶新春气象好,鸟雀枝头跃,肥鱼河里摇,红红火火开门炮,鸟飞鱼潜,换乡民们开始热闹。石子儿投出去,向湖心点开七个涟漪,岸上儿童欢呼蹦跳,讨了青年捡在手里的石子比赛。佐助退到一边看娃娃们打水漂,一阵车铃近了,回头是带土拿脚支了自行车,在他身后停下了,车把挂了一篮子鸡蛋。


“二助子啥时候回来的,也不知会我,出息了,不惦记你土叔啦。”


带土性子粗,一脸笑相,还拿小时候的土名...

【佐鼬佐】电台闲聊

总结一下就是,老卡串场的佐鼬卖腐聊天记录
有点啰嗦的新年助兴(●'◡'●)ノ♥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嗞——嗞——音乐起


卡:“岁月荏苒,光影留声。欢迎收听调频92.3,《影视之声》新年特别节目《火影回忆录》兄弟篇,我是主持人卡卡西。今天做客的嘉宾是知名演员宇智波鼬先生和——宇智波佐助先生,还没来?”


鼬:“他刚来信息说还在高速上,不能及时赶到,向卡卡西前辈和听众道歉。”


卡:“道歉的内容,是你替他补的吧(笑)。记得拍《火影》的时候,还是很少言寡语的个性,这么周全的话更像是你说的。”


鼬:...

佐鼬脑洞-变性-监禁2

佐医生在郊区的别墅,冷清,宽敞,足够在大厅安放三米高的液晶荧幕。荧幕侧前方,一个珊瑚和热带鱼景色的巨大水族箱,映出亦幻亦真的灯光。再往前,才是沙发座椅。每天,佐助回家,从水族箱前经过,再稳稳坐下。大厅不开灯,密室则亮如白昼,占据整个视野,便于佐助观察鼬有心无心的表演,负责点说,评估指导他的复健。


刚开始,鼬很虚弱。密室里的扩音器传出冷静的声音。


“你应该动一动。”


佐助也希望贴身照料他,但鼬不信任的瞪视狠狠刺过来,直击他谎言的面具,所以他退出密室。不愿承认一直陪伴他的,与鼬亲情之上的朦胧感情,因为他执意的挽留,反而变成怨恨。但之前已经对鼬做出越轨的...

1 / 4

© whistleblow | Powered by LOFTER